91成人富二代短视频app

最新网址:.

邪灵召唤师:被囚禁的十六人

书上就是这么记载的,叶听白看不懂这个形容是什么意思,这个被囚禁的十六人似乎是用来形容213的,还有他的一些特性和213的常用口头禅。

“喂,邪神在吗,出来毁灭世界了。”

第二个使徒,织布者,一个生命与古神连接的特殊存在,不死不灭

第三个使徒黑暗鸦人,这是克苏恩爪牙,是个刺客类型的,隐藏在黑暗之中,时而是个乌鸦,时而是个人类,暗杀能力强大

第四个使徒是个奇特的存在,它并不散布污染,而且也不并不疯狂,反而会帮助人类治疗伤痛,外貌是一个戴着紫色兜帽、头发呈暗棕色的女人

哪怕是在现代,这个人也经常会出现在传送中,治疗各种伤病,即使是被污染,她都可以治愈,所以她也被称为暮光暗愈者

第五使徒渡魂者

第六使徒,上古之神的护卫,他的外貌是一个扎着蓝色辫子的男性,手持大盾,而盾的外形则更类似于一只眼睛

第七使徒,维克洛尔大帝,这个使徒又叫双子皇帝,他还有另外一面,一个和他长相穿着极其类似,能力却格外强大的使徒,只是很少出现,也不知道出现的条件

所以很多时候七八使徒被认为是一个人

萝莉美眉撑伞玩雨中漫步

第九使徒,厄运召唤师

九使徒肆虐于第三纪元,早就臭名昭著,不然也不会逼的世界的人类用这种自杀式的行为来封印克苏恩。

起码在明面上看,克苏恩是不折不扣的邪神,而机械克苏恩是第三纪元创造的打工仔,唯一的工作就是和克苏恩对着干,至于其他的神,他一概不会过问,也不会去祸乱人类,反而给人类提供一种能力体系。

所以这个交易并不过分,对于克苏恩血肉的力量叶听白从来都是谨慎的,他深知克苏恩的侵略会对世界造成怎样的损害,而帮助深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帮助人类自己。

叶听白又问道:“有时间限制吗?”

“时间对我毫无意义,但对于你们来说却是生与死,你可以无限期的拖下去,只要你不在意克苏恩的苏醒。”

叶听白:“好,我答应你。”

一个宏大的声音震动深海,他在高呼,所有在深海附近驻守的人类和组织都听到了一句无法理解的话。

“好,契约以成,以后你即是我机械克苏恩之神眷。”

叶听白都没来得及思索,就已经失去了意识,而站在外界的叶听白他的左眼散发出了刺眼的光芒,某些奇怪的东西被硬生生从那个孔洞里挤了出来,是一些类似于泥浆的东西,而这些东西被排出以后,叶听白的左眼在瞬间就恢复了。

叶听白对着空无一人的冰面说道。

“杂碎,我的力量也是你能窃取的?”

说出这话之后,叶听白脚下微微一踏,冰面就开始迅速机械化,这已经根本不尊重基础科学了,冰在以极快的速度被转化为金属类的物质,而随着机械的侵蚀,湖面之下阴影无处躲藏,突破冰面崩了上来。

那是一个三十多米高的怪物,浑身上下挂满了各种机械,而他的头部却只有正常人大小,这看起来就是一个畸形儿。

萧寒月在看到这样的叶听白之后当场下跪。

“我神,我是您的信徒,我永远都是您的信徒。”

萧寒月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过话的人,在这个时候他根本不想反抗,叶听白身上那熟悉的气息,正是他崇拜了几十年的深海之神。

叶听白:“竟然屈膝下跪,哪怕在弱小也该有神的尊严。”

这话说完萧寒月庞大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挺立的起来,他那个细小的脑袋上充满了痛苦的表情,萧寒月的力量来源就是深海,因为他拥有了一颗克苏恩的眼睛,一直压制深海污染,又可以使用深海力量。

对于这种信徒,机械克苏恩根本不在意,或者说他从不在意自己的信徒。

当一个人力量的源头打算毁灭他时,萧寒月根本没有反抗能力,庞大的身躯在分解,各种机械零件自发的从萧寒月的身上脱落,他的身体从三十多米逐渐缩水。

二十五米

二十米

十米

直到最后他只剩下一颗头连着一部分残缺的人类的肢体,他是真的被光日斩去了一半的身体,只能靠机械维持生存,而现在所有的机械都离他而去,他开始衰弱,才刚刚出现些微神性开始崩塌。

萧寒月用仅剩的一只手臂,拖着残破的身体爬到了叶听白的脚下,他抓着叶听白的裤脚,用微弱的声音求饶道。

“我神,我是您虔诚的信徒,放过我…”

叶听白冷笑了一声,把脚踩在了萧寒月的脖子上,那脆弱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任何重压。

咔~

一声脆响,萧寒月的脖子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在他死亡的瞬间,脚下的水域的污染气息瞬间消散,这片地彻底成为了一面死地,没有一个生命存在。

叶听白回头看了一眼,隔着好几公里和在瞭望台上的光日对视了一眼,就不在控制身体,叶听白也就倒在了冰面之上。

大概叶听白也没想到,祸乱一时的萧寒月,这庞大的造神计划,在真正的神面前,却如此的脆弱。

三天后

叶听白在床上醒来,向周围一看,这正是自己那个生活了好几年的家,那个阳城的家,看了下手机才过去三天,他也就没着急了。

听到厨房里有响动,叶听白还以为是司幼序派人在照看他,于是他就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叶听白推开厨房门一看,人都傻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面前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头发半白,眼角都是皱纹,说不上好看但绝对不丑,她的皮肤很白,但缺乏保养,那就是叶听白的母亲,消失了许久的人。

那个任何人都无法记住,任何记录里都不存在的人。

“妈?”

“你这孩子,看家里乱的,要不是我给你收拾,都脏成什么样了,你以后用完煤气,记得把他擦一遍,不然以后会不好弄的。”

听到自己母亲这熟悉的唠叨,叶听白的眼角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对了,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大蒜炒肉,还有刚锅的饼,快去吃吧。”

最新网址:.

Tagg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