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官方入口在线播放

() 此人实力、法宝如此之厉害,想来定然是有背景之人,那申屠天没有灭口,出去之后不知会带给自己什么麻烦。

但那是出去后的事情,此时,此人将会带给自己何等惊喜呢?

闭上眼,将储物袋朝地上一抖,一阵“噼里啪啦”声音便传进耳里。

他越来越享受这种声音,这不仅仅是战利品的声音,这还是每次劫后余生的声音。

睁眼望去,无数灵石已经将整个丈大小石洞铺满,灵识扫去,怕有千万之多。

立即知道,这楚怀生恐怕就是胖子口中,绝对自信的修士吧。

将灵石收起,他知道惊喜和麻烦肯定还在后面,仅凭两件法宝便可值四五千万灵石以上,这些并不算什么。

七八件法器,收起,想不到他竟然还杀了一些修士,地上有五个玉牌,但捡起一看,立即如被烫手一般,丢在地上。

此人所杀的五人,竟然是灵米城修士,原来他说要杀尽灵米城修士,并非假话。

若是再加上申屠天所杀四人,他俩手上竟然已经杀死灵米城九人。

总的二十一修士,被杀九人,还有十二人,去掉他俩,只有十人,勾无心应该不会被轻易杀掉,那就是说,如今,灵米城竟然只有八个修士存在?

这还得希望胖子与毒蛇保住性命,不然更惨。

爱动物的小女仆

这些玉牌显然是不能留下来,不然被发现,反而说是自己杀的,就更难说清楚。

装丹药的玉瓶也多,二三十个左右,但他的丹药除了极品丹药之外,其他更多,自然不会在意,顺手丢进储物袋。

只剩下数块玉简与玉盒。

他将一个看上去很贵重的玉盒轻轻拿起,伸手抚摸玉盒,感受到传来的阵阵冰凉,同时也再次回忆起那符宝之威。

这只玉盒正是装着那威力巨大的符宝。

轻轻打开,一股威压扑面而来,仔细看着静静躺在盒子中的符宝,不明白为何会有如此威力。

此时看去,那小剑形状的符宝已经有一丝裂缝,想来使用次数已是不多,心里不由暗恨那楚怀生,如此好东西竟然不好好珍惜。

不过想起来,那楚怀生当时应该想将他一举斩杀,免得二人僵持下去,继续比拼灵液和丹药。

更有可能是他飞剑刺中自己数次,但却发现不能一击而毙,故而不想再浪费时间。

关上玉盒,慎重地放进储物戒指,此物百万灵石使用一次,当真贵重之极。

但关键时刻能扭转战局,倒也很是值得。

若是他所对的修士并无我一般有防御法宝,恐怕在那一剑之下,早已丧命。

接下来便是功法玉简,他那日才知剑诀重要性,以前遇见剑诀,总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虚空剑诀》便行,如今看来,远远不够。

这楚怀生的《地皇神剑诀》便很不错,施展之时竟然如手里拿着飞剑一般,无数动作灵活无比,当真厉害之极。

怀着希望,一块一块玉简查看,《炼器心得》《长生玄真功》《紫阳盟弟子规》,看到这里,大吃一惊。

此楚怀生竟然是紫阳盟弟子?

果然麻烦自在惊喜之后,现在待申屠天出去,定然会将此事告知紫阳盟,那紫阳盟内某些人岂会饶过自己?

将玉简丢下,再次在地上寻找玉牌,希望能有此人身份牌之类的,但愿此人在门内地位不高,背景不厚。

但令他失望了,身体猛地朝后一倒,靠在石壁之上,发出“嘭”一声闷响,此时右手中拿着一块玉牌身冰凉。

“紫阳盟,内门。”此人竟然是紫阳盟内门弟子,不过想想也是,拥有两件法宝的弟子岂会一般?更何况进入此间专门卧底。

还好,只是内门弟子,若是亲传弟子,恐怕自己也无须出去了,反正也是死。

元婴期修士随手一拍,恐怕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但就算如此,此人身后定然有副统领等等,自己又会好过?

将身份玉牌一丢,思绪部混乱,将玉简一块一块地扫过,也无任何兴趣。

直到看到那块《通天长生诀》的功法,才略微振作起来,此法乃是修炼法诀,从炼气期直到化神期都有。

“若是在这里用此法结丹,那出去之后,逃命的机会恐怕就会大很多。”他心里跃跃欲试。

“只是此处灵气稀薄,结丹成功几率本就不大,又无结丹灵药,恐怕多半失败。”

“而且,一旦结丹,出去之后,所有玉牌皆不算数,无法计算积分,还会惹来其他城追杀。”他暗自思索,最后发现此法不通,不由暗自摇头。

此《通天长生诀》虽是长生类修炼功法,结丹之后也比其他功法要差得多。

但有个好处是,以后若遇到更好的功法,这《通天长生诀》废掉也不伤任何根基,这就是此功法最大的好处。

将此功法收好,若遇到万不得已之时,也只有用此结丹。

最后,终究让他惊喜的是,《地皇神剑诀》确实有,此时他便仔细研究。

一连三天,沉浸在剑诀妙招里,再次感受

到大陆之上修仙界文化的博大精深。

剑诀中不仅指明如何用最少灵液控制飞剑,更是将各种飞剑攻击、防御形式分析得清清楚楚。

得此剑诀,当真让他实力再次提升不少,此时满是激动之色。

更让他兴奋的是两天前,毛毛鹰竟然归来,令他喜出望外。

只是微微有些担忧的是毛毛鹰见到噬金虫,竟然非要比过高低,甚至想将噬金虫吞吃。

但后来见噬金虫实力虽弱,却怎么也打不死之后,便放弃吞吃的想法,只是每天都想找那五十多只噬金虫打一架。

此次回来,又大有不同,不仅双眼犀利了很多,而且遇事不再胆怯,反而让他担心的是,不仅不胆怯,甚至有些冲动。

哪怕三百里外路过的修士,它竟然都想去挑衅一下,害得易恒不得不将出发的时间提前到今天。

“走了,赶紧出去,离开这鬼地方。”毛毛鹰猛地唳叫一声,哪里管他畏畏缩缩,直冲灰色云端,在他脑海里大声吼道。

他无奈,踏上飞剑,深深后悔将它放出,现在怎么也收不回来。

“第一要务,寻找申屠天,立即击杀。”

“谁是申屠天?”毛毛鹰惊讶地问道。

他才想起毛毛鹰并没有见过申屠天,不由对它几番解释形容申屠天的样子,它才满意地高飞而去。

好在毛毛鹰并没有飞远,只是在他周围千里范围内不停盘旋,倒也能让他提前躲避无数修士。

十天之后,他终于感受到中央地段的不同。

无数戈壁山遥遥相望,耸立在戈壁之中,无数队伍相互试探,相互厮杀。

一般而言,到了中央之后,便不再是三人,四人队伍,而是六人以上,一城修士占领一山。

一面等待后续修士,一面观察其他座山的实力强弱,能够避免伤亡便可击杀,若是有,便立即动手。

此时,勾无心便面临这种情况。

他有些无力地看着面前的几个修士,若是易恒在此,必定惊讶无比。

只见胖子、毒蛇、申屠天等人都在其中。

除开他三人之外,还有勾无心、欧阳天策、蓝致心,其他,便再也没有。

勾无心如他父亲勾有固一般,鹰鼻双眼犀利,只是勾有固看起来如凡人一般,毫无修士气息。

而他此时却是将气息部爆发,似乎整个人也快要到爆发边缘。

但心里却泛起一股无力的感觉。

二十一个修士,如今只剩下六人,最强三人都在,但那胖子和毒蛇是什么情况?

满身伤痕,脸色惨白无比,气息微弱,这样的修士能期盼有什么积分和贡献?

“怎么不部去死?”他心里暗骂,虽说进来修士都是为他灵米城效力拼命,但何曾不是想拿他灵米城奖励?

当然此心里话自然是对着胖子与毒蛇说的,其他几个修士,进来之时,便被排在前四。

就是这两人的状态,拖低整个队伍实力,否则,又岂会如此畏手畏脚?

最为关键的是如此情况,竟然被其他城探知,此时,老对手宁江城便在外喧叫。

“灵米城的农民,可敢出来一战?”一声大吼打破这里宁静,自然也传进众人耳里。

宁江城修士倒不至于敢火拼一场,毕竟种种消息显示,灵米城中也有几个硬角色,比如勾无心便是一个。

若是真的拼得两败俱伤,反倒被其他城羞辱,反正从表面上看,灵米城今次定然是毫无胜算。

只是灵米城更是不敢硬拼,此时能羞辱自然不会客气。

勾无心一听此言,当即大怒,便要起身,却被欧阳天策制止。

“少城主稍安勿躁,他们也只是过足口瘾而已,又岂敢真正动手?”欧阳天策不算年老,但从脸上看去,却是稳沉之极。

而一路上以来,勾无心自然发现此人厉害,故而也能忍住脾气。

“对方在此似乎只有五人吧?比我们还少一人,为何敢如此嚣张?”

勾无心虽是压制住冲动,但发火定然不会少,此时两眼冒火地盯着胖子与毒蛇。

胖子肥肉一缩,却不敢争辩,一路上的亡命飞逃,别说伤势恢复,此时更为严重,脸上的肥肉,看起来都已结实几分。

毒蛇自然也不敢接话,虽不知胖子是何能耐逃过追杀,但他自己可是被三个修士追得屁滚尿流。

此时虽知勾无心针对自己,但身无战力,又岂敢说话?

申屠天一直以来都是脸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申道友一人匆匆而来,莫非此行不顺?”勾无心对于他倒很是客气,也有所期盼。

申屠天抬眼望了勾无心一眼,心里想,开始倒是很顺,就是遇见那人之后便很不顺,不顺得要死。

“少城主有心了,只是申某此次进来,寸功未立,实在有托少城主关心。”

一路之上,将所有队友杀害,并且进来便是要让灵米城不能胜出,又岂会有任何积分?

直到遇见易恒之后,见识他的实力,不敢动手,这才消停。

此时,到底是先告状呢?还是赌那人不能活着到此。

那晚被易恒吓跑之后,立即后悔之极,想来他定然也是强弩之末,只要自己随便上前一击,便会丧命于自己手中,但自己竟然逃走了?

待后来去找寻之时,又未曾寻到,再加上一路上无数修士见他单身,自然穷追不舍。

“只希望那人在伤重之下,死于其他修士之手。”他不管面色变得更是难看的勾无心,此时想着自己的心事。

“只是那人若是回来,定然第一时间要杀自己,或者揭发自己,但只要自己不离开勾无心,便会没事,若是揭发,没有证据,如何证明?”

他阴冷的眼神微微露出得色,一旦出去,便立即让他知道什么人不能惹,走得出灵米城,申某名字倒着写。

“看来灵米城的修士种田种多了,竟然忘记修仙界是要靠实力斗法,而非靠种田呢。”

“不错,纵观紫阳其他四城,哪城修士不是悍勇而好斗,唯有灵米城修士老实如农民,算了算了,看来城主该让位给其他人了。”

“好胆,我勾某便来会你一会。”勾无心其他还能忍,一提到城主之事,便再也忍不下去。

虽然知道不多,但也了解有人在逼着灵米城城主易位,打着灵米城的主意。

这下欧阳天策并没有来得及拉住,勾无心“嗖”一声,便窜出山洞外。

其他几人不得不跟着出去,只是脸上尽露担忧之色。

待他们都离去,胖子和毒蛇同时抬头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忧虑之色越来越浓郁。

自那日易恒飞逃后,如今已去近一个月,但竟然还不见踪影,难道已被那楚怀生杀了?

那日楚怀生一剑将何足道斩成两半,再一剑斩向胖子,幸好易恒匆忙之时,救下胖子,转身逃走。

而那楚怀生亲自追去,不知结果如何。

若是他在此,自己岂会受此屈辱?光凭储物袋中的六枚玉牌,便会立即让他人另眼相看。

但此时却不敢拿出来,人心叵测,胖子可是刚刚尝试过。

前一刻楚怀生还与他称兄道弟,后一刻便拔剑相向,不,不是拔剑相向,而是背后捅刀。

二人苦笑一下,此时胖子不再害怕毒蛇的毒,他早就想清楚,有些人表面有毒,但并不可怕,而有些人表面无毒,实际却很毒。

虚弱地站起来,还好,前面跟着易恒打劫不少疗伤丹药,这几天可以大把大把抓着吃,不然伤势更加严重。

出到洞口,便见对方五人拦在洞口前,而勾无心四人并肩而立。

“刚才哪位口出狂言,难道勾某当真如此不堪?”勾无心指着对方,大声吼道,身侧的欧阳天策微微摇头。

“啧啧,这便是灵米城少城主勾无心?不,不,应该当不了几天少城主了,要不我们混战一场?”对方一个粗壮大汉,说起话来却是略显文绉。

“混战?”勾无心瞳孔一缩,灵识中便已看到胖子和毒蛇走到洞口,正在观望,心里再次暗骂。

“不错,不怕你们六个人,哈哈。”那粗壮修士灵识不断在胖子和毒蛇身上扫视,确认他俩一定无法动手之后,立即高声笑道。

“气煞我也。”勾无心身为少城主,何时受此侮辱,此时祭出法器,便欲动手。

“你确定要动手?”对方见他欲要拼命,不由也是微微惊惧,此时从对方形势来看,己方胜券在握,拼命很不值得。

万一引来还在观望的其他修士,恐怕更是得不偿失。

欧阳天策也急忙拉住勾无心,申屠天一脸冷笑,蓝致心面无表情。

到了中央之地,终是经历无数生死,还想拼命的已经很少。

“看你灵米城恐怕也是毫无胜算,要不黄道友,你以一对二,教训一下灵米城那一胖一瘦,两个农夫?”

粗壮汉子想通之后,不再激怒勾无心,而是对另一金色锦衣道服修士说道。

“留下来吧。”正在此时,一声大吼从外围传来,众人心头一震,灵识扫去,不由大惊。

只见外围五十多里外,一个青色道服修士被六个修士围住,正欲冲破包围。

这也是常有的是,一旦遇见落单修士,只要遇到,哪里会不动手?

六人对一人,击杀只在顷刻间,哪怕这里面有他同伴,又岂会来得及?只怪此人进来时的运气不好。

这些戈壁山相隔百多里,若是挑选好时机和运气稍好,又岂会如此倒霉?

“呵呵,想留下易某之命,凭你等还不够。”

胖子和毒蛇见来人是易恒,立即大喜,直起身子尽力望去,但看到六人相围,便又浮现担心之色。

唯有申屠天见到灵识中那青色修士,脸色瞬间惨白,差点拔腿便跑,但离开此处,哪里不要人命?

“将他杀死。”他心里暗自诅咒,只盼勾无心反应不过来,没有意识到这是灵米城修士,何况就是意识到,五十里距离,足够六人杀一人。

他转头看去,心里微微松口气,见胖子和毒蛇满脸担心之色,竟然也忘记提醒勾无心。

Tagg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