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在线观影影院在线手机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许鹿抿了抿唇,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旁人无法说服她,她也没必要想着去说服别人。

领了课本和校服后,陈思然帮她一起拿回教室,一路上遭到不少同学的围观。

“这就是咱们学校新来的转学生啊!”

“听说是个连跳两级的小妹妹,天才学霸哦!”

“哇哦!成绩这么牛逼长得还这么漂亮!咱们学校的校花怕是要易主了吧?”

……

没一会儿,就有不少同学将许鹿的照片上传到学校论坛上了,迅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度,跟帖数和评论数增长得飞快。

自古以来,学霸、美女、帅哥都是极其受欢迎的,尤其许鹿还占了其中两样。

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火了,将课本放好后她就跟着生活老师去了女生宿舍。

经过篮球场时,薄战和盛望、谢一阳他们三个已经不在了,许鹿有些遗憾的收回视线,朝学校门口走去,没走两步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今天在学校第一天怎么样?”

吊带裙清纯美女的户外写真

“挺好的。”

“见到年年了?”

“嗯。”

电话那端的苏小鱼明显能听出女儿的声音里有些难掩的兴奋,她只能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年年是她的好友夏知星的儿子,在年年和棉花糖很小的时候,俩人还经常开过玩笑给棉花糖和年年定娃娃亲,如果两个孩子能成自然是皆大欢喜。

可她分明觉得只是女儿的一厢情愿,而且两个孩子都分别十年了,见面能不能认出彼此来都不一定。

女儿五岁那年,她妈妈突然病重入院,之后身体一直不大好,她和老公许熠商量过后就举家搬到深市旁边的一个小镇上,既是为了方便照顾妈妈,也是不想被外人过多打扰他们的清净生活。

她生完孩子后对演艺事业就没有太大的野心了,老公许熠也转幕后做起了投资,俩人都相继淡出了娱乐圈。

这些年她倒是时常和夏知星有联系,也从她的描述中知道年年的一些情况,俨然跟他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十足的冰木头!

越长大越冷。

喜欢这样的人会很辛苦的。

作为母亲,她自然不希望女儿从小就在情路上走得太过辛苦,可女儿偏偏像是认准了似的,一根筋的转不过来。

进入青春期后的女儿更加叛逆了,越不让她做什么越要做,经常跑去同学家玩游戏,还跟一群混社会的男孩女孩一起玩,还跟人打架……

甚至想一出是一出的说要跟一个结拜姐姐去参加女团选秀……

苏小鱼和老公许熠俩人为此头疼不已,询问了不少育儿方面的专家,都说不能一味的强制阻止,还是要适度的引导,或者想点什么其他她较为感兴趣的事情转移她的注意力。

她和老公商量过后便找女儿谈了谈。

这才有了许鹿转学到江城来,就是跟爸爸妈妈有了约定:她可以喜欢薄战,也可以追求他,但落下的成绩要追上来。

另外,如果薄战一直不喜欢她,就要听从他们的安排去国外留学。

许鹿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她觉得这些简直就是小CASE,鸽子姐说过,女追男隔层纱,像她这种漂亮小仙女一定能追上自己喜欢的男孩。

她也觉得一定可以!

“那他还记得吗?”

“妈!”许鹿娇嗔着打断妈妈的话,“我今天才刚来学校啦!我到宿舍了,先不跟说了。”

“妈妈要留在这边照顾外婆,自己一个人在外地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钱不够就跟爸爸妈妈说。”

“嗯嗯,知道啦!”

挂断电话,许鹿松了口气,她爸妈一人给她卡上打了五十万,她一个高中生哪里用得了那么多?

而且,说好她这次转学要低调的,虽然她爸妈早已退圈多年,但万一被人考古扒出来也不好。

苏小鱼和许熠都很舍不得女儿住校,可母亲身边需要人照顾,儿子也还小,老公经常在深市和魔都两边跑,也没办法天天陪在女儿身边。

也就是说,面临他们的就两个选择:一、让女儿寄住在好友夏知星家里;二、让女儿住校。

苏小鱼和许熠都明白,如果他们跟夏知星开口,绝对没有问题,可一想到让自家娇滴滴的小姑娘跟薄战那个冷冰冰的臭小子同住一个屋檐下,他们就打住了这个念头。

平常在学校有接触就算了,回家还在一起,多危险!

所以综合考虑之下,还是让女儿住校算了。

英德高中是江城最好的私立贵族高中,住宿环境非常优渥,有四人间,也有二人间。

征询女儿的意见后,给她选的是二人间,这样既不会太孤单,也不会担心室友太多处不来。

生活老师将许鹿带到宿舍后,简单交代了几句宿舍的规章制度后就离开了,临走时笑呵呵的说:“目前还没有室友,如果有同学搬进来,老师也会提前告知。另外,有任何困难记得告诉老师。”

许鹿微笑着点头,“好,谢谢老师。”

等生活老师离开后,许鹿环视了室内一圈,二人间还挺大的,她对面的床铺是空的,这也省了她一来陌生的环境就要想着和室友搞好关系。

她深呼了一口气,觉得这样挺好的。

收拾完行李后,她也没地方可去,便决定去教室自习,说不定还能见到年年哥哥呢!

她刚推开门,就看到三个穿着校服的女生迎面朝她走了过来,为首的女生扎着高马尾,眼神倨傲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一看就来者不善。

许鹿倒不怕,只觉得对方很幼稚,慢条斯理的掀眉看着她们。

“听说是薄战的同桌?”

果然是为了年年哥哥来的啊!女孩何苦为难女孩呢?

“嗯。”

许鹿声音淡淡的,脸上没有任何害怕。

高马尾女孩趾高气昂的瞪着她,“战哥哥为什么同意做他的同桌?”

许鹿很无辜的眨了眨眼,“这个问题不应该去问他吗?我又不是薄战,我怎么知道他如何想的?”

Tagg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