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新区9uu有你有我足矣

“双瞳鼠?九弟你什么时候养了一只双瞳鼠?我上次跟二姐在坊市里看到有人售卖双瞳鼠,不过对方要一百多块灵石,我跟二姐掏身的灵石也凑不到一百块灵石。”

王长雨眨了眨眼,好奇的问道。

“前段时间,王家镇出现了鬼物,我去了一趟王家镇,灭掉了鬼物,回来的路上,侥幸在深山里碰到,顺带在深山里发现了一块两丈大小的灵脉,听世俗的族人说,此鼠是寻药鼠,估计是寻药鼠在灵脉之地做窝,时间一长,意外进化为双瞳鼠吧!”

王长生把之前的说辞抛出来,这个解释,倒也合情合理。

“九弟,你已经认主了么?”

王长雨满脸期待的望着王长生,问道。

“认主了。”

王长雨闻言,脸上不由得露出失望的神色。

王明远安慰道:“长雨,一只双瞳鼠而已,改日我让你大伯给你买一只双瞳鼠回来,你爹虽然不在了,三伯会好好照顾你们娘俩,你也长大了,我会让你三伯母给你说一门好亲事,风风光光把你嫁出去。”

听了这话,王长雨的心里暖洋洋的,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三伯,谢谢你的好意,不用劳驾大伯买一只双瞳鼠了,我自己攒钱买,我已经想好了,我不会外嫁的,爷爷年纪大了,我娘的身体又不好,我想留在二老身边尽孝,我想跟五姑一样,一辈子替家族效力。”

“傻丫头,三伯会照顾好他们,用不着你操心,五妹是为情所伤,这才留在家族效力,你放心,你三伯母一定会替你说个好人家,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在你爹坟前发过重誓,一定会照顾好你们,我王明远说到做到。”

王明远说到这里,脸色变得异常严肃。

白色高领毛衣美女安静唯美房内写真

柳青儿点头说道:“是啊!长雨,你爹不在了,你还有大伯、二伯、三伯和其他叔辈照顾,我们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王长雨听了这话,心里很是感动,没有再说什么。

“七姐,我把禁制解除,双瞳鼠送给你吧!我其实不喜欢养灵鼠。”

王长生把双瞳鼠从怀里掏了出来,手掌拎着双瞳鼠的尾巴。

双瞳鼠可不知道王长生要把它送给王长雨,挣扎着要挣脱王长生的束缚,好扑向桌上的食物。

“九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七姐想要自己攒灵石买,对了,你还没有灵兽袋吧!我这有一只旧的灵兽袋,虽然只有丈许大的空间,装一只双瞳鼠还是没问题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送给你吧!”

王长雨委婉的拒绝了,取出一个黄色布袋,递给了王长生。

黄色布袋的颜色暗淡,绣在布袋的花纹都快看不见了,显然有些年头了。

“不用了,七姐,我还用不上灵兽袋。”

王长生摇了摇头,委婉的拒绝。

“这只灵兽袋不过是下品灵器,还是旧的,不值几个灵石,你要是不要,就是瞧不起七姐。”

王长雨板着脸说道。

“七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二姐送你灵蛋,你就收下,我送你灵兽袋,你就不要,你还说不是这个意思。”

王明远眉梢一皱,点头说道:“既然是你七姐送你的,你就收下吧!以后要是再抓到一只双瞳鼠,别忘了送给你七姐,还有你二姐,弄到好东西,别忘了族人。”

王长生答应一声,收下灵兽袋。

小半个时辰后,这顿饭也吃完了,王长雪和王长雨起身告辞离开,王长生亲自把两位堂姐送出自家院子。

“生儿,你刚回来,好好休息,明天开始,娘给你传授炼器知识。”

王长生回到自己的住处,先把灵兽袋祭炼了,给双瞳鼠喂了二十粒灵米,将双瞳鼠收入灵兽袋。

第二天一大早,王长生用过早饭,便在柳青儿的指导下,学习炼器知识。

柳青儿做了十年炼器学徒,虽然不会炼器,不过理论知识很充实。

若是能成为家族培养的炼器师,自己就不用为修炼资源发愁,因此,王长生学的很认真,遇到不懂的问题就问母亲,柳青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三天后,王长生遵照母亲的吩咐,一大早就来到了一座幽静的院子。

院子里聚集了三男一女,为首的是一名面容姣好、素装淡妆的中年女子。

“五姑,十一叔,十八叔,八哥,早。”

王长生看到四人,老实打了一声招呼。

四人按照辈分,分别是王明梅、王明棟、王明灿、王长焕。

王明梅今年四十岁,早年为情所伤,终身不嫁,一直为家族做事,炼气七层。

王明棟今年三十岁,炼气六层,早年喜欢到处游历,见多识广。

王明灿今年二十七岁,炼气六层,能够处理一些简单的材料,比如提炼矿石,制作符纸。

王长焕是今年二十二岁,是王长生六叔的独子,已经出来做事数年,经常跟着族老护送货物。

“长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是被你爹赶去平安县担任天师了么?难道你就是第五位候选人?”

王明梅点头,好奇的问道。

听她的言语,似乎并不知道王长生也入选了。

“嗯,父亲三天前把我调回来了,说是让我用心学习炼器之术。”

“我们刚才还在猜第五个人是谁呢!没想到是你,也是,你很小的时候,三嫂就逼着你熟背炼器知识,你理应入选。”

王明棟微笑着说道。

“现在族内的情况并不好过,怎么突然要培养炼器师,而且一下子就是五名,这要耗费多少修炼资源?”

王明灿皱眉道,眼中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我相信三哥不会无的放矢,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王明梅不以为然。

“老五这番话说得好。”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骤然响起。

话音刚落,一位六十多岁的红袍老者从院子里的房屋中走了出来。

红袍老者须发皆白,下巴上蓄着一搓寸许长的山羊胡,面色红润,其右臂悬空。

“七叔,怎么是您老人家?”

王明梅有些惊讶的说道。

红袍老者名为王耀锡,今年六十二岁,在同辈之中排行第七,早年被当做炼器师培养,遗憾的是,耗费了大量的炼器材料,他虽然能炼制出灵器,不过只能炼制出下品灵器,而且成功率很低,家族财政困难,也就没有继续投入资源培养。

数十年过去了,王耀锡也成为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原本应该含饴弄孙的他,被家族委以重任,教导后辈,争取培养出自己的炼器师,借此恢复祖上荣光。

王耀锡悲喜交加,悲的是,自己当年耗费了大量的资源,无法成为炼器师,浪费了家族大量的灵石,喜的是家族依然信任他,把教导后辈这个担子交给了他。

从他接到这个任务开始,他兴奋的睡不着觉,将以前学习炼器是留下的炼器心得部找了出来,一页页的翻看,好在教导后辈的时候,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节省一些灵石。

家族一定要培养出自己的炼器师,恢复祖上荣光,这是王家所有族老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