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色版app安卓

听到系统气急败坏的回答,余晚暗自吁了一口气,她赌赢了。

“我也不需要你给我不正常奖励,只要你不让我被迫营业,我就很满意了。”

你以为我想吗?我是根据数据办事儿,很多功能不是我想给你权限就可以。

系统也是靠着数据来启动扣分或者得分。

比如刚才余晚买牛仔裤,开始数据没有超出设定的数值范围,所以就不会扣分。

可是当余昊怀疑余晚买衣服的反常状态,那数值就会偏向于界定之外,到了底线就会触发处罚模式。

这一点系统没有办法掌控,因为这些都是设置好的。

哪怕他是系统,也不能改变。

“那你有什么权限?千万别说什么都做不了!”

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信息,也可以在挑选任务的时候给你简单的。

“任务还分简单和困难吗?”余晚挑眉问道。

当然分了,你第一个任务就很简单了。不过嘛……你就……

精致美女慵懒卧室清新靓丽

“我怎么了?”余晚眯起眼。

你没有得到的分数太多了,比如曹莉,比如你娘家的父母,还比如张,很多得分的地方你都没有得分。

“这么说起来……”

余晚轻笑一声,问道:“在我咽气前得了郑小芳的五分,是你的杰作吧?”

也不算是杰作,就是我让你晚了几秒咽气。喏——你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也就是说,如果余晚早几秒咽气,那上一个任务就失败了。

小叶子听到这里,后背惊出一身冷汗。

“也别说的像是我欠了你什么情,如果我死了,你应该也不好过吧?”

可以说余晚不了解人类,但是她很了解系统的心里,她问道:“你应该也是ai吧?为什么在这里?如果我通关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

系统一下子沉默了,小叶子焦急催促道:“大姐,你就说吧!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还端着干什么啊?”

你才是大姐!你家都是大姐!

“好好好,那大哥!行不?”小叶子扶额妥协了称呼。

一个系统而已,怎么还分上男女了?

他这五百年的修行,都还没急着选择性别呢,他着急什么呢?

地府承诺,如果能够让执行者完成所有任务,我就可以回到以前主人身边……

系统的声音不再是冷冰冰的机械味道,而是带着惆怅和悲伤。

“你要回到以前主人身边?你的主人呢?”小叶子不明白的问道。

他死了,我想要他活着……我陪他从小长大,我想一直陪着他变老……

“死了?那应该已经过了奈何桥吧?”小叶子用自己的常识回道。

嗯……

“那你还怎么回他的身边?”

地府有一个时光镜,孟婆可以送我进去,我就可以和小主人在一起了。

小叶子一听立刻变了脸色,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大哥,那时光镜只是存了亡魂生前世界的镜像,你进去了又如何?那里面的一切都是假的啊。”

说直白点就是一个记录亡魂一生的影像视频,时光镜的特殊就在于孟婆可以送魂魄进入任何人的影像视频里面生活。

但是,假的就是假的,进去生活有什么意义吗?

呵呵,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跟着小主人,只要能够和他在一起,我不在乎是真的还是镜像。就像你们在执行的这一个个任务世界,你们说他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小叶子无言以对。

余晚则是能够理解系统的想法,如果她能再见到博士,也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问他。

“既然你我都有目的,那不如你最大限度和我合作,一起完成任务,如何?”

当然可以!不过,我看你这笨的,我真的有点悲观。

“你就算悲观,命运也和我在一起,懂?”

额——好吧,以后我会在不违反规则的前提下尽量帮你。提醒你一下,你已经发呆了好几分钟了,如果再不说话,余昊心里起了疑惑,你就又要失分了。

“晚晚——”

余昊连喊了好几声,可是眼前的余晚在盯着一条牛仔裤发呆,这让他有点着急了,刚拿出手机准备拨120,就听到余晚说话了:“哥,我心里很乱。希望你能体谅我。”

余昊放下手机,蹙眉问道:“怎么乱了?因为陆承泽?”

“嗯。”余晚抿着唇点点头,伤感说道:“他很讨厌我。无论我怎么发疯,他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反而离我越来越远了……”

听到这话,余昊不由问道:“你别告诉我,你平时那么大的脾气都是为了引起陆承泽的注意?”

“对啊。”余晚立刻点头承认,她惊喜的抬起眸子盯着余昊,问道:“哥,你是不是明白我的苦恼了?”

明白苦恼?他差点准备杀了她!

余昊深吸一口气,把要骂人的话咽了回去,道:“你真是傻,有谁会喜欢一个乱发脾气的人呢?”

说完,他看着余晚面前的牛仔裤,说道:“你不喜欢的东西就不要勉强自己,越是为了一个人委曲求,那个人反而会越不珍惜你。”

“嗯……”余晚抿着唇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后,她对着店员说道:“这个,还有这个,部给我包起来。”

“晚晚,我都说了你不要为了一个人勉强自己!”余昊下意识的摁住了余晚的手提醒。

余晚反手拍了拍余昊的大手,笑道:“哥!我就是不想勉强自己了,所以才买呀!”

“你——”

“我不喜欢当什么名媛,我现在只想当个普通人了。”

余昊:“……”

店员打包了衣服,余昊过去留地址买单,余晚的电话响了。

“喂——”

“余晚!”

电话那边传出陆承泽暴怒的声音。

余晚把电话拿开了几秒,才重新放到了耳边,淡淡问道:“陆承泽,你有什么事吗?”

陆承泽听到电话里余晚云淡风轻的声音,更是火冒三丈。

他咆哮着问道:“你给绵绵送那个碗是什么意思?”

“碗?那个金碗吗?”

“对!那个金碗,刻着百年好合的金碗!”

Tagg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