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只猴拿了香蕉

鬼医老者一听,就轻哼一声:“君后那么忙,哪有功夫事事交代。”

说完,他就象征性的看了澜一眼,只要死不了就成。

于是快速的将大多半的药膳端过来,自己坐在那里若无人的将美味的药膳吃了下去。

他决定了必须要跟君后讨要几个药膳方子,不然他天天的能被馋死。

此刻的半夏,将药膳端到御书房。

月北翼刚刚下朝,正在整理奏章。

看到妻子过来,冷硬的面容立刻变得柔和。

“怎么亲自过来了。”

“起的早,做的药膳。”

月北翼接过小媳妇亲自端过来的药膳,光闻味道就感觉不错。

“天冷你该多睡一会。”

月北翼边吃,边心疼媳妇。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

半夏坐在月北翼的身边,笑道:“我每天也没什么事情。”

她眼睛看到桌子上一整摞的奏章,眉头微拧。

“最近事务如此繁忙吗?”

说话之时,她已经将桌子上的奏章拿到手里。

月北翼赶紧想要去阻止,可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已经晚了。

半夏看到奏章上的那些内容,内心惊骇。

“六长老府上下部毙命?”

月北翼看着妻子那担心的模样,笑着安抚道:“狡兔死走狗烹,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没能悟出来,这怨不得旁人。”

月北翼放下手中的碗,就握住妻子的双手。

说到底半夏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子,一下子死了几百口人,心情自然沉重。

这几百口人有罪有应得的,可也有无辜什么都不知之人。

月北翼见妻子面色不太好,他赶紧将药膳吃了,找些事转移一下话题。

恰巧这时,骤风前来禀报。

“帝君,那个装神弄鬼的白衣老头,招了。”

半夏有些惊讶:“这么快?”

骤风回答道:“那白衣老头根本就经不住血鹰堂的酷刑,今天早上实在坚持不住就招了。”

月北翼将空碗放下,说道:“将人带上来。”

骤风赶紧应是,然后就出去带人。

宫女过来将空碗收走,这边骤风也将白衣老头给带上来了。

白衣老头此刻狼狈的模样,哪里还有之前那道骨仙风的模样。

他见到月北翼,就立刻磕头道:“帝君饶命,帝君饶命啊!”

吃饱喝足的月北影进来,就看到这一幕。

他咂舌道:“啧啧啧,你这老神仙不装了?”

说完这句话,还站到白衣老头的面前指着天道:“你说的天劫呢?”

白衣老头低着头,他被抓过来没人知道,他想弄出电闪雷鸣可现在没有工具。

月北翼看向白衣老头道:“说吧。”

白衣老头赶紧招了:“帝君,我们只是接受命令,剩下的事都不知道。”

“什么命令?”

月北翼问。

“吸引教徒,让民众相信仙教……”白衣老头一点也不敢隐瞒,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原来,这些假仙分为两种。

一种是他们内部人员,都是一些会障眼法的人。

还有一种是从外带回来的仙,用各种障眼法,还有幻术给他们洗脑。

那些曾经死掉的人出现成仙,更加具有说服力。

只要让天下的人都相信,到时候再给生活制造混乱。

各地爆发瘟疫就是混乱的一种,让各地爆发瘟疫,造成天下大乱的局势。

到时候他们都以仙人的身份出来解救天下百姓,在将月北翼打成一个瘟疫爆发的点。

到时候他们救众生,说月北翼是天煞灾星。

等天下人依赖他们,然后天下群起造反。

到时候就算月北翼手里有威力爆猛的炸药,还能炸死天下人不成。

听完,半夏简直服了。

为了当上这天下之主,这假仙的主子铺的路的确有些大。

月北影得意的嘿嘿一笑:“哥,你看看你弟弟我还是猜对了一点。”

月北翼懒得澜他那嬉皮笑脸的模样,而是看向白衣老头道:“你们的主子是谁?”

白衣老头赶紧摇头:“小的真的不知道,小的从未见过啊!”

“那你们总知道给你们下达命令的人是谁吧?”

“凤娇,是个十**岁的女子,她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毒技。”

半夏跟月北翼相互看了一眼,心里大概已经知道凤娇是谁了,出神入化的毒技,那除了凤娇没别人。

“现带下去。”

月北翼下令,白衣老头很快就被侍卫给拖了出去。

月北影坐下:“大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月北翼却看向半夏,他想听妻子的意见。

“混进去。”

半夏道。

月北影当时就反驳道:“根本就进不去,首先总部出入口找不到,其次他们都是分开行动,而且是打一站就换一个地方。”

半夏却道:“有白衣老头在,不需要顾及这些,而且我们只要在人员聚齐的总部。”

说起这个,月北影道:“他们每月月底都会聚集一次。”

月北翼道:“既然如此你为何未见母亲?”

月北影双手一摊:“聚集的是他们内部人员,我们这些人是不允许进入圣地的。”

这句话说的倒是事实,想也能想的到。

半夏看向月北翼道:“这件事,我们要从长计议。”

接下来几人就在御书房商量如何进入假仙总部。

两天的时间,半夏研究出一种让人不会死,却会痛不欲生的毒药。

她的毒术可能与凤娇比不了,可也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白衣老头吃了半夏所研制的毒药,立刻答应了他们所有的要求。

如此半夏才给他吃了一颗镇压痛苦的药。

这种镇压痛苦的药必须一个时辰服用一颗,否则那痛苦简直痛不欲生。

这下,白衣老头所有回去后整治月北翼夫妻的心思都没有了。

又过了几天,直到白衣老头休息好,他们才一块出发。

月北影则是装成月北翼,在皇城迷惑别人的眼睛。

半夏跟月北翼两人都是一身白衣,与白衣老头一起离开。

走到城区比较偏僻的地方,白衣老头七拐八拐的来到一间破庙。

老头在废旧的佛像后面按下一个按钮,从里面拿出两双鞋子。

白衣老头道:“穿上。”

半夏将鞋子拿过来,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Tagged in: